您当前的位置: > 详细浏览

皎然生年补证

请选择邀稿期刊:

Jiaoran Birth Year Supplementary Certificate

摘要: 關於皎然生年的問題向來疑義不大,學者賈晉華《皎然年譜》裡將《贈李中丞洪》“安知七十年,一朝值宗伯”的表述解讀為皎然自稱時年七十,而該詩的寫作時間可考證為貞元五年,因此皎然生年被確定為公元720年。此外,傅璇琮主編《唐才子傳校箋》的皎然上人傳校注部分、李壯鷹所著《詩式校注》的前言部分也均以此句理解為皎然自稱七十歲而得見李洪,這一問題似乎就此解決,而皎然生年為公元720年也成為定說。不過近來學者張培鋒撰文指出,諸學者將“安知七十年,一朝值宗伯”一聯解釋為皎然自陳之言,實屬誤解詩意,是未能通篇考察全詩的緣故。張培鋒以理校的方式,根據文意的解讀將《贈李中丞洪》一詩分為兩部分,前部分自“深沈閫外略”至“君子情何如”是皎然贈詩,後部分自“伊昔避事心”至“胡爲自塵汚”是李洪的答詩,因此“安知七十年”一聯並非源於皎然的自陳,而是出自李洪的答詩,因此不能作為判斷皎然生年的依據。該說法是細讀全詩所得,甚有見地,不過論證過程稍有差誤,且根據《文苑英華》對《贈李中丞洪》一詩收錄的面貌,可以為張氏的理校補充相應的文本證據,姑且成文。

版本历史

[V1] 2024-04-23 13:14:30 ChinaXiv:202404.00294V1 下载全文
点击下载全文
预览
同行评议状态
待评议
许可声明
metrics指标
  •  点击量354
  •  下载量99
评论
分享
申请专家评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