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Location:home > Browse

1. chinaXiv:202012.00011 [pdf]

抑制引起遗忘的影响因素及其神经机制

关旭旭; 王红波
Subjects: Psychology >> Physiological Psychology

当面对不愉快的提醒时, 人们通常会试图阻止那些不想要的记忆出现在脑海中。先前的研究表明, 抑制不想要的记忆的检索会降低这些记忆的可及性, 引起遗忘, 这一效应称为抑制引起的遗忘(suppression-induced forgetting, SIF)。SIF的神经机制涉及右背外侧前额叶皮层和额中回的激活增加, 以及海马的激活受到抑制。SIF的程度受记忆材料的情绪效价、个体的病理性情绪状态和训练的影响。未来研究应在深入了解SIF神经机制的基础上, 考虑如何提高临床病理性记忆的SIF效果, 以达到治疗目的。

submitted time 2020-11-30 Hits1900Downloads170 Comment 0

2. chinaXiv:202011.00011 [pdf]

普萘洛尔修复即刻消退产生的二次创伤

王红波; 邢小莉; 王慧颖
Subjects: Psychology >> Physiological Psychology

恐惧消退能力的受损是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的标志之一。以往的研究表明, 相较于延迟消退, 恐惧获得后短时间内进行的消退训练不能形成长时程的消退记忆, 这一现象被称为即刻消退缺损。然而, 目前并不清楚这种缺损是一次性的, 还是会继续影响其后的重消退。实验1中, 大鼠在恐惧习得后1小时(即刻消退)或24小时(延迟消退)开始进行消退训练, 24小时后进行重消退, 再24小时后进行消退记忆的测试。结果显示, 与延迟消退相比, 即刻消退和第二天的重消退都出现了效果缺损。实验2中, 恐惧获得后立即给予大鼠盐水或β-肾上腺素受体阻断剂普萘洛尔(10 mg/kg, i.p.), 然后测试即刻消退和重消退的效果。结果显示, 普萘洛尔虽没有阻止即刻消退的缺损,但避免了重消退出现缺损。总之, 严重创伤后的即刻消退不但无法有效抑制恐惧反应, 还可能造成二次创伤, 会损害恐惧消退能力, 而普萘洛尔可修复即刻消退引起的重消退缺损。这些结果将有助于我们加深对PTSD病理机制和早期干预后果的认识。

submitted time 2020-11-10 Hits1925Downloads240 Comment 0

  [1 Pages/ 2 Tot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