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印本与开放获取-听听科研人员的看法

在美国《科学》杂志2017年12月21日公布的2017年十大科学突破中,以bioRxiv为标志的“生物学预印本交流兴起”位列其中,被认为是“学术交流中的重大文化变革”。预印本已经成为学术交流的主要方式之一。同时,开放科学也正在发展成改变科技创新和学术交流的新的科学范式,有先见和科学共享意识的科研人员成为开放科学兴起和发展的主要推动者。本期我们采访了德国美茵茨大学神经成像中心的胡传鹏,了解到作为一线科研人员和开放科学先行者对于预印本及开放获取的一些看法。

 

胡传鹏,清华大学心理学博士毕业,现为德国美茵茨大学神经成像中心博士后。清华大学第22届研究生学术新秀奖,是最大的中文脑科学论坛52brain.com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胡传鹏作为科研人员,一直对开放科学非常热忱并推广。任Ambassador of Center for Open Science,是微信公众号Open Science Club、微信社团Open Science(323人)和知乎“Open ScienceClub”专栏发起人。

 

以下是采访全文: 

1、您是什么时候知道预印本这种交流模式?您如何看待预印本的兴起

我大约是2014年还是更早知道预印本的,首先是arxiv,然后是biorxiv。我觉得预印本的兴起是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对科研的“加速”或者说帮助。科研成果的分享在信息时代越来越借助于网络,包括正式的期刊也都有电子版,甚至有全电子版的期刊,因此,研究者及早将自己的成果与同行进行分享是这个趋势之下的必然产物。预印本是将这种快速的分享进行规范化。

 

2、您使用预印本平台的经历?

我先后使用过biorxivChinaxivpsyrxiv。其中Chinaxivpsyrxiv使用的比较多,因为与我自己的研究背景更加相关。

 

3、您当初选择Chinaxiv发布手稿并更新的原因是?

因为我希望更多地同行阅读到我们的手稿,这样有更多的机会得到同行们的反馈。同时不断版本之间的更新,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记录,能够看到每一个版本之间的变化。能够让同行了解这个变化,对于整个领域来说也是提供了更多、更完整的关于该文章的信息。

 

4、您认为Chinaxiv对科研人员有什么影响?

好处是可以快速地看到同行们的最新成果,对于了解自己领域的进展来说是非常好的。当然,这也需要更多的同行都加入进来,让这个生态更完善时,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但时,预印本也可能会带来的消极后果。比如以前许多期刊是双盲审稿,以避免审稿人因为各种原因而造成的不客观。但是预印本出现之后,如果作者将自己投稿的文章放在chinaxiv上,但原杂志仍然将该稿件去掉作者和单位信息之后给审稿人,那么杂志的双盲做法在实际上已经失效,变成了单盲。这样可能会留下空间,让审稿人与作者之间独立于编辑部之外进行直接沟通,可能不利于审稿的中立原则。一个解决方案是将整个审稿均公开,也就是杂志将审稿人信息和审稿过程全部分公开(比如elife, nat. comm.,frontiers等都是这样的)。这样所有的过程均在“阳光”之下,反而可能避免公开违背审稿伦理的做法。

 

5、与其他预印本比较,您如何评价ChinaxivChinaxiv有哪些优点和劣势?Chinaxiv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Chiaxiv有自己的特色。优点是中文的预印本丰富,学科比较全。但与英文的预印本平台相比,Chinaxiv最大的问题未被google scholar收录也就是说,放在Chinaxiv上的预印本难以被国际同行发现。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这对于Chinaxiv的国际化将大有好处。另外,Chinaxiv在上传新版本时与第一次提交论文的流程完全一样(至少我之前尝试的时候如此),这给作者带来了一些麻烦。此外,提交论文时,如果可以指定哪些作者是通讯作者,有权限修改论文相关的信息,这将也会更加方便,因为现在只有提交者有权限修改,如果这个提交作者因故无法修改论文,那么整个论文就无法修改更新。

 

6、作为一名科研人员,您认为科研人员对于预印本交流,以致开放分享是什么样的看法呢?

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正如前面所说,如果能够将预印本的平台做好,扬长避短,可能大大缩短科学成果交流的周期,加速科学进步的过程。当然,在当前科研成果奖励制度也在变革的时期,如何认定预印本上的论文,还需要拭目以待。

 

7、您一直致力于推动开放科学的原因和愿景是?

我推动开放科学的原因是我相信科研过程的透明与开放将比传统的“非开放”科研方式更加有利于科学的发展,有利于科研资源的合理配置,也有利于增加科研论文的可信度。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的“可重复危机”,已经让科学论文的可信度变得极差,尤其是社会科学与生物医学方面,大部分文献的结论都无法信任,都需要重新检验。为什么我们不一开始就把研究做得严谨、踏实、经得检验,而是发表许多假阳性的结果,让后来的研究者不得不再次进行评估。这导致的是严重的浪费,时间、人力、财力等全方位的浪费。

我的愿景:所有基础研究的研究设计都经得检验、实施全过程都透明公开、结论都严谨客观,也许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对世界的知识会以更快的速度进行积累。

 

8、目前全球各国都在兴起开放获取以及开放科学活动,您觉得这对于科研人员来说会有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

这种开放科学(包括开放获取在内)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也是符合逻辑的。因为全球所有的基础研究都是为了人类的福祉,不管是政府资助的研究还是私人资助的。基础研究的产品(论文)不是科学家的私有财产,更不是某家出版商的私有财产,而是在由纳税人的钱(经政府分配后)所支持的公共产品。当然,我们需要鼓励科学家,奖励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但不是将基础研究的成果藏着掖着,而是要采用其他的方式。基础研究的成果应该让全世界的其他科学家尽快看到,在此基础之上继续探索。我觉得Allen Institute就是一个极好的榜样:他们所有的研究成果直接在网站上公开,有些成果基础在发表论文前就在网站上公开了。我觉得这是基础研究应该有的样子。

 

相反,现行的科学论文发表模式(由大型的公司来出售),实际上是将纳税人的钱转移到了私人企业的钱包里。总的来说,这个私人企业(包括Elsiver, Nature-Springer等)所需要做的仅仅是最简单的编辑工作,而整个科学论文的产生是由科研工作者来进行的:从研究的完成到论文的写作,再到论文的审稿、修改,均是科学家们合作做的。科研人员在纳税人的钱的支持之下完成了这一切,但是当他们完成一篇学术论文后,他们拱手将版权让给出版商,然后出版商将这些论文的阅读权出售给各大图书馆(再由纳税人的钱来购买)。如果你认真审视这一过程,会发现科学家由纳税人的钱支持,却帮私人出版商赚钱的,且不收取额外费用。科学家获得的唯一好处是有一个平台可以用来发表和交流学术成果,但是开放获取模式的出现表明,这个平台完成可以不用把大量纳税人的钱转移到私人钱包里去。还有一点:普通的纳税人无法阅读到那些由出版商卖给图书馆的论文,即使他们支持了这此论文的产生。这个模式非常荒谬。

 

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开始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且开始抵制一些出版商,也有越来越多的开放获取的期刊。当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一旦这些出版商形成了利益集团,他们目前很强大,会想办法继续牟利,但是我相信慢慢他们会淡出的。

 

整个开放科学(包括开放获取的论文)的发展,有助于形成一个更加分散的、扁平化的科学共同体,这里普通科研工作者也有机会获得科研资源。比如开放数据就意味着数据收集以外的团队也可以分析和解读数据,能够更加充分地挖掘数据的意义,这在以往是很难得的。这种扁平结构的科学共同体,可能更有利于科学的发现,因为科学本身就是要求平等、批判和怀疑的精神,同时科学也要在前人的基础之上进行。开放的科学以及其带来的扁平结构的科学共同体,均非常符合科学的精神。对于年青科研工作者来说,也意味着更多的可利用的丰富的资源,可以使用相对低的成本去做出好的研究。

 

当然,身体力行地使用开放科学的方式做研究,也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开放科学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绝大部分科研工作者都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训练,比如如何在实验之前预注册,如何组织自己的数据以备论文发表后公开,如何组织自己数据分析代码等等。在现阶段采用这些实践,成本是显而易见:你必须花大量的时候来进行探索。但这些成本的回报并不是非常明显,可能你公开的数据并不一定能让你的文章发表在影响因子更高的杂志上,可能你完整报告所有的结果(而不是选择性报告漂亮的结果)反而会让审稿人觉得你的实验不漂亮等。由于这些挑战的存在,许多研究者,尤其是青年研究者,会很犹豫是否要采用开放科学方式做研究,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由于开放科学的好处,许多Senior researcher(比如一些教授)也公开支持开放科学,在社交媒体上也有讨论开放科学的社区。如果决定采用开放科学的方式进行研究,年轻研究者可以在这些社区中保持活跃,让大家知道你已经做了什么,知道你对科学的贡献。这样,即使你没有发表许多论文,但大家可能已经知道你在做什么以及做得怎么样,这可能会有利于你个人的职业发展。